第二个观点与美国正在制订叙利亚和平调解计划有关。在这方面,美国在叙利亚的政策让很多人觉得没逻辑。实际上,它非常合乎逻辑。难道美国人自己没有对阿拉伯国家的颜色革命结果作总结?他们清楚地意识到:西方模式的民主在该地区水土不服。现阶段美国民主党政府最感兴趣的不是叙利亚和平,不是叙利亚本身,不是俄罗斯,而是赢得总统大选。在两党总统候选人的激烈论战中,胜利的天平摇摆不定。特朗普指责民主党人的政策一个接一个地失利:阿富汗、伊拉克。民主党人遭到了责难,有人说他们在伊朗核计划问题上失败了,如今应当冻结伊朗1500亿美元的庞大海外资产。鉴于此,民主党人已经不能“拱手让出”叙利亚,因为叙利亚的和平意味着俄罗斯的胜利,而俄罗斯的胜利则被视为美国的失败。【详细】
俄罗斯航天企业俄罗斯联合火箭航天集团信息研究中心主任特米特里.巴依颂介绍,在2017年—2020年,俄罗斯希望能够发射300—500个小卫星;此外,在这个领域内商业部门的数量逐渐呈现一个增长的趋势,70%左右的商业部门有计划一个要推出小型以及纳米的卫星。他说,“我们非常有兴趣同中方一起就相关的科研问题、科研项目、尤其是小卫星项目进行进一步磋商,我们认为我们之间的合作前景是非常巨大的。”【详细】